1. <button id="dbxzj7"></button><blockquote id="dbxzj7"></blockquote><u id="dbxzj7"></u>
                                  • 辰龍遊戲/我與世無爭

                                    <br>  然而,該上高中了,我不得不離開家,住到了集體宿舍裏

                                    作者:

                                     

                                    金戈鐵馬,迢遙亂世,曲曲離殇,辰龍遊戲愛獨坐崇山峻嶺間,一盞清茶,幾抹書影,撫袖添香。

                                      我常喜愛我的詩裏的一句話:你懂我的,我不溫柔,只不過與世無爭。我不願因事而喜、因事而悲,卻又難逃塵世悲歡,身陷重重迷惘。事不從我心,我心不入世,我心亦不願入世。

                                      清早上學曾遲到過好些次,好友詢問原因,我說不過是因爲賴床而差了兩三分鍾而已,她問我幾點起床,我答遲到前二十分鍾。她驚訝道起得不算太遲卻還是遲到,動作麻利點不就行了,還拿她自己勸我:“我要是快遲了,臉不洗就跑去上學。”她問我那二十分鍾在幹什麽,我就給她一件件地說:“穿衣服、上廁所、洗臉、灌水、戴手表、穿鞋……”她急了,打斷我的話:“我真是服了你,起遲了還這麽墨迹。”

                                      我就是這樣,不願因爲時間緊急而去稍微改變自己的習慣,除非自己想改了。我甯願被老師數落也要舒舒服服地開始一天的生活,想來這的確比急急忙忙爲了爭幾分鍾時間或者爲了不被老師逮到而委曲求全要好的多吧,我有我自己的生活習慣和生活方式,絕不能爲學校而左右。我覺得永遠不要虧待了自己,只有自己能陪自己一輩子,其他所有,都是旅途中的一個個景點,只不過自己停留的時間或長或短而已,終究是要煙消雲散的。

                                      人各有志,殊途難同歸。這世界,有愛我的人,亦有恨我的人,不只是我,所有人都大抵如此。那麽既然如此,我便漸漸學著不再去怨恨他人,愛尚且能給自己換來好的心情;恨,自是百害無利。

                                      所以我不願對他人評頭論足,無論當面或是背後。他好,只是你和一些人覺得他好;他不好,還有另一些人覺得他不好。這樣的爭論,永遠沒有結果。

                                      所以我也不願爲他人對自己做過了什麽而快樂或是傷悲,更不願因此去喜歡或者怨恨他人。他人做了對你好的事,有可能是真心的,也有可能是阿谀奉承;他人做了對你不好的事,有可能是真心討厭你,也有可能是無意之中。這樣的猜測,永遠沒有答案。

                                      我便不于此浪費自己的時間,因爲我還有好多想做的事要去做。

                                      一切的一切,看淡了,便明白只有自己和自己真正在乎的人最重要;至于別的,還真是隨處飄渺的浮雲,分分鍾地蕩人心弦。想到這些,便超然了生活,不被生活的指指點點所左右,便愛上了生活,愛上了這個世界。

                                      可我還是躲不過親情和愛情的枷鎖,它們宛若冬陽,又宛若冬雪,使我的心時而溫暖如春,時而冷若冰霜。但是我願意,只因它們一個于我有出世之恩,一個于我有一世之緣。

                                      我願“踮腳細嗅青梅”,而非“哭落一地花香”。

                                      我願“小樓一夜聽春雨”,而非“各領風騷數百年”。

                                      我願“爲伊消得人憔悴”,而非“留取丹心照汗青”。

                                      事不從我心,我心不入世。

                                      我只願攜一人,從此以後,與世無爭。 

                                    陽光終于穿破了厚厚的雲層,開始明晃晃的在地上轉悠。看著那星星點點的綠覆蓋著地,突然覺得生命原來是那麽有活力,可以綠盡整個四季。
                                    我就這樣呆呆地趴在窗前,漫不經心地看著周圍的一切。不知做什麽,也不知道該做什麽。對于我喜愛的它,我不知該做出怎樣的抉擇。曾有多少個夜晚與題海拼殺的時候,甚至是不經意的一瞬間,我都是在煎熬著的,現在亦是如此。
                                    突然,“砰——”的一聲,沉重的在耳邊響起。驚得我不禁回頭一瞥,原來是立在牆邊的畫板被我不小心弄倒了。蹲下去,緩緩地將它扶起,一股熟悉的味道在鼻尖纏繞,是畫板的木料香味和殘留的顔料濃而不膩的味道。
                                    于是,我取出畫架,撐開30度的樣子,再打來一桶水,拿起畫筆卻不知道從何畫起。想了好久,才去把那張被壓在書底的照片拿出來,貼到畫板上,准備畫了。
                                    照的是一片風景——毛裏水庫。水庫四面都被山環繞著,水面十分平靜,宛如一面明鏡,碧綠的水面把已經是翠綠的山倒映得別有一番深碧,隨著粼粼水波浮動,就像絲綢上的細紋。再看看藍天,白雲悠悠的在移動變幻,映在水面,又隨著綠波遊動,把水面渲染得飄渺、夢幻如仙境一般。原以爲,只有藍天才有這般甯靜純澈的,而水庫別樣的甯靜更容易打動我。水庫已不再是水庫了,更詩意、情趣的說,改稱它爲湖了吧。我遲遲不敢落下那笨拙的畫筆,生怕打破了那份甯靜、飄渺、夢幻的美湖。
                                    天空的顔色永遠那麽湛藍,只是雲太厚,星太遠;彼岸的風景美麗無邊,只是浪太大,河太寬。流連忘返在這個青春喧囂的季節,前方是無數的荊赫,卻不能後退。心若已麻木,又怎麽會有感覺。哪怕是孤獨著,也要努力抗爭,才記起曾經的豪言壯語還有許多沒有實現……
                                    做自己喜歡的事是可以沒有理由的,也不會感到累;有自己喜歡的也不一定要成爲它的專屬。也就是在這一刻,我想明白了。我喜歡自由的、沒有壓力的、享受著的去畫畫,享受那份簡單的認真的快樂,想讓腳步可以更輕些。或許會有人認爲這種選擇很可惜,甚至是一種懦弱的表現。我無話可說。也許會有人問我,會不會後悔,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得努力,讓自己沒有後悔的機會,至少我已不再那麽徘徊不安,我的心也已算是靜如止水了。
                                    回過神來,凝視著那片湖,會心一笑。提起畫筆大膽的畫起來,努力地刻畫著天空和綠山的遠近、虛實。然而,于湖,我畫的極少,我也刻畫不出那種甯靜、飄渺,算是留白吧。真想把辰龍遊戲自己也畫進湖裏,成爲它懷裏不起眼的一滴。
                                    青春路上,誤打誤撞,一路頑強的前進著。
                                    品一杯綠茶,讓一切煩勞在縷縷清香中散去;賞一湖清水,讓喧囂在圈圈漣漪中散去,守住一顆甯靜的心,守住內心的胡,不是拒絕一切,而是去品味最簡單的快樂。甯靜遠行……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9 2001